高压隔离开关

主页 > 高压隔离开关 >

记者手记:德国的大选“静静静”
更新时间:2021-08-29

  中新社柏林8月27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有官方组织的选举观摩团吗?”未几前,一位曾常驻美国、现在在欧洲工作的记者同行向我提问。据他先容,美国国务院每逢大选会组织记者前去观摩,故想了解德国政府有无相似的机制。

  2017年时曾全程报道过上一届德国大选的我当真查阅了本人的工作日志和邮箱,确认不收到过来自德国官方机构的此类邀请。

资料图:德国首都柏林的地标勃兰登堡门。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材料图:德国首都柏林的地标勃兰登堡门。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事实上,作为狭义上的欧洲地域(含英国)经济总量第一和除俄罗斯以外人口最多的国度,德国大选选战的“热烈水平”不仅远无奈与美国相比,即便与法国、意大利等欧盟邻国比拟,也显得波涛不惊。

  以记者所在的德国首都柏林为例,乘着应答气象变更的春风,本届大选呼声颇高的绿党所发展的竞选运动,重要是在不同社区,举行了多少场供给饮料的选民会晤会。绿党的意愿者偶然也会在一些酒吧餐馆较多、人流量大的街区,或是每周三的有机市集上发放传单,一起发传单的还有基民盟跟社民党。其独特点在于,既看不到候选人充斥豪情的广场报告,也听不见高音喇叭的轮回播放。

  作为在野党的自民党显得更为“佛系”,索性将上届大选的海报设计简直原样复制:同样是该党主席林德纳的特写照,配上其个人颜色颇浓的宣扬语。四年前,当这一组海报刚推出时,尚能给人以面前一亮的感到。面对林德纳颇高的颜值,当年有德国媒体人惊呼,“我们终于有了类似马克龙的政治人物”。然而,四年后的原样重现则不免给人带来审美疲劳。

  二战停止后,为防止重蹈纳粹上台的历史悲剧,联邦德国在盟军占据下制订《基础法》时设计了一个难以由单一政党单独组阁的体系,而战后的历史反思亦培养了德国大众对政治人物“克里斯玛”型超常魅力人格的漠不关心。当电视明星出生的上届美国总统入选后,有媒体前往其祖籍地德国卡尔施塔特采访当地村民,得到的回答是“他在咱们这里不会受欢送”。

  历史和事实因素的叠加造就了德国奇特的选举文明。往届选举中,追求连任的总理默克尔甚至不用发表长篇演说,而只需诉诸一些颇具德语纯朴感的句子:“你们是了解我的”“不须要(换人)做试验”。

  购物时热衷“货比三家”的德国人,面对选举也倾向于认真懂得各党派竞选纲要和候选人政见后作出感性决议。德国联邦政治教导核心甚至推出了一款名为“自助选举机”(Wahl-O-Mat)的在线利用,人们只要答复38个与日常生涯相干的问题,便能了解自己的政治偏向同哪个政党最为濒临。

  天气、难民、疫情,三个要害词形成主导本届大选的中心议题。只管近年来有不少主打气候议题的新兴政党出现,支持环保的德国友人凯仍向记者表现,自己仍是会投给绿党,“由于小党不可能跨过5%的门槛进入联邦议院,因而对政策没有实际影响力”。

  就在写作本文时,记者收到了德国本国记者协会转来的一场活动邀请——9月24日,默克尔所在的同盟党将大选前的最后一场竞选聚会放在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的一间啤酒馆内。斟酌到缭绕联盟党是否应当将支撑率低迷的候选人拉舍特调换为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的探讨正在连续进行中,这一部署留给人们无穷遥想的空间。(完)

【编纂:叶攀】